欢迎访问保山市电子政务网站集群,您可以选择访问: 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县 龙陵县 昌宁县
 首页  工会概况  工会要闻  政策法规  权益维护  劳模风采  组织宣传  专题栏目  下载中心  互动交流 
当前位置: 首页>>组织宣传>>宣传教育>>正文

大师梦 中国梦

2016年07月26日 17:02 马自辉 点击:[]

大师梦 中国梦

报告人:

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拉丝成套设备制造分公司工人

耿家盛的徒弟

马自辉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

我叫马自辉,是耿家盛师傅的徒弟。  

我出生于1990年,2012年7月毕业于云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学的是数控技术专业。上学时,耿师傅到我们学校讲过课,我特别佩服他,就把简历投到昆重了。  

说实话,2012年我到昆重实习时,走进工厂大门,刚好是一个阴雨天,看到柏油路两边长满了枯草,一棵棵大树光秃秃的,一片片树叶伴着寒冷的雨滴,从空中飘荡着坠落。我的心中充满期待又有一丝不安。2014年,一些厂房被租赁给社会企业,开餐馆、搞汽车修理、卖家具。企业处于困境,与传说中颇有名气的昆重反差较大,我的心里顿时产生了巨大的落差和挣扎。  

这种情况下,有的同学家长到车间一看,就说,走,别干了,回家我养着你,现在技术工人不吃香了。他们说:昆重现在不行了。昆重最辉煌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那时候昆重有职工近5000人,办了好几个食堂,中午饭还有厂外的饭馆蹬三轮车送来卖,当时上班一天几班倒,每天夜里,车间灯火通明。现在整个企业只有600来人。  

面对这样的状况,我犹豫过,害怕过。我问自己:我的选择有价值吗?这份工作能够让我养家糊口吗?我的好些同学很快放弃了专业,他们有的去开出租车,有的去给私人老板打工,有的租个小摊做点小生意,每个月的收入都在5千元以上。而重机厂的工人,扣除“五险一金”后,每个月拿到手的收入只有一千多元。  

想来想去,我还是选择了坚持。第一个原因是我的父母很支持我,他们希望我成为一个有技术的工人,他们相信“天干三年饿不死手艺人”;第二个原因是我真的很喜欢技术,我学的是数控技术专业,3D打印等新技术的出现让我非常激动,我知道以后生产一部汽车甚至不要加工了,汽车可以直接被打印出来。在现代化的车间里,亲自动手“打印”各种现代化设备,这样的想象很美好,我希望那个时代来临时,我还是一个工人,一个优秀的、现代化的工人。  

我能够坚持下来,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师傅的言传身教。  

师傅告诉我:昆重的特点就是“用机器来生产机器”,但机器本身不会自动去生产另外的机器,得有人来操作,还得善于操作。从原材料到产品,之所以能产生经济价值,就是因为工人在产品的设计、制造过程中,投入了大量的智慧劳动。通俗地说,就是“点铁成金”,一块铁进去,出来就变成各种机械,能卖好价钱,这里面有装备、设备的功劳,更有技术工人的作用。比如,一套拉丝机用的钢铁大概三、四十吨,平均钢价几千元一吨,原料价值也就是一、二十万元,但经过师傅们的手,这几十吨钢铁变成一部机器,卖价就是几百万元,价值增加了十多倍。这就叫“以技术换银子”。  

“以技术换银子”很吸引我,但是更吸引我的,是我师傅的技术和人品。  

我师傅一专多能,我们公司90%的设备他都能运用自如。我师傅肯动脑筋,在车床上加工零件,有的师傅从粗车第一刀开始到粗车结束,要停车测量很多次,我师傅只需要一次就够了。他在机床手柄的刻度尺上打一个小孔,攻上螺纹,装上止动螺栓,巧妙地解决了多次测量的问题。我师傅十分注重加工前的准备工作。每次接到图纸,他都要先看清零件的复杂程度,然后再选择适合的刀具、工装、量具,准备工作越充分,工作起来越轻松。任务饱满时,我师傅能够同时手工操作三台车床加工不同的零件,一天能干一百多个工时。我师傅非常爱护机床,定期加油、换油,每天擦拭,确保机床的精度,干起活来速度快、质量高。师傅常对我们说:“不爱惜自己的设备,朝设备发火,都是因为操作习惯不好。设备肯定故障多,哪里来的工作效率?”他手把手地教我们往工具箱里装工具,最重的放下面,轻的放上面,量具精密怕磕碰,要放在最上面,工具之间要泡沫塑料之类的衬垫,不能相互碰撞。最重要的是,我师傅能够把枯燥乏味的加工原理、刀具材质等理论提炼转化成最通俗的语言,一点点讲给我们听,再结合实际经验,教我们如何根据加工需要,选刀、选角度、选加工工艺,一步一步,循序渐进,直到我们可以独立操作。  

我师傅做事从不拖拉,日清日毕。我师傅特别能吃苦,干活从来不讨价还价。我们现在实行的是计件工时制,有时候生产任务来了,有的师傅嫌工时费低,不愿干。师傅却从不抱怨,经常带着我们干到深夜。他为人特别和气,如果需要加班,他都会提前安排好,提前通知我们;他自己的经济不宽裕,却常常问我,钱够不够用?不够的话,我拿点给你。  

收入如此低,师傅还在坚守,这是他吃苦耐劳的性格和对企业感恩的表现。我刚到昆重不久,就听说了关于师傅的一个故事:1991年,当时只有28岁的师傅跟着厂领导,到格力集团的前身珠海工业发展总公司去做空调机模具。加工这个模具时,其中一个工件因为图纸是复印的,看不清,加工时把零件做反了,模具的零件一旦废了,100%的废品。零件废了,要补铸件,但当时偌大的珠海竟然没有办法锻造,工期又紧,厂里找来一段圆钢,加工余量太大,需要磨去几十毫米,不夸张地说,就是要把铁棒磨成绣花针,找谁做呢?是我师傅做的。我师傅用铣床铣,不歇气地干了两昼夜。干之前,并没有说好给多少钱,师傅也不问,接过去就干上了。夜里凌晨1点,组装完毕,一试模,一模成功,这是模具制造过程中极其罕见的。珠海方面高兴地请我师傅他们到珠海当时最豪华的拱北旋转餐厅喝晚茶。他们当时一共去了8个人,我师傅的人品、技术表现最好,第一个月工资就拿了3300元,是当时他在昆重的20倍以上。过年了,他们还把我师母等家属接到珠海过节,带他们参观崭新的职工宿舍,多次表示愿意支付高出昆重几倍的工资,极力挽留我师傅留在格力。但是最终,我师傅还是回到了昆重。  

我常常想,师傅一直在坚守,我有什么理由不坚守?  

跟着师傅当工人,学技术,有苦也有乐。到昆重的第一天,师傅就对我说:“做工,就不要怕苦”。我跟我师傅快4年了,没觉得有多苦,更多的感觉是快乐和荣誉。今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我跟师傅一起到中央电视台录制“全国最美职工”的节目。这件事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尊重劳动、尊重科学、尊重技术、尊重创新、尊重实业的实干风气正在被我们的国家大力倡导;自强不息、刻苦钻研、精益求精、敢为人先、追求极致的工匠精神正在被我们的社会普遍认同。就在节目录制现场,师傅把他平生最钟爱的一把车刀赠送给我,这更加坚定了我当工人,学技术,勇攀技术高峰的决心和信心。  

作为大师的徒弟,我自豪而惶恐。我怕人家说我手艺不行,丢了师傅的脸。我只有加倍努力地学习,努力练好手艺,才配得上做大师的徒弟。现在企业生产任务不饱和,我就利用机床空闲的时间,自己加班加点地练。说实话,我也想当大师,也想成为师傅那样的大国工匠。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一个中国梦,登顶技术高峰,成为一代名匠,这就是我的梦!我的中国梦!  

我听师傅说,为了让昆重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各级组织和冶金集团都想到很多办法。昆重的转型很快就会实现,昆重的新机遇很快就会出现,我对昆重的前途充满了信心。  

这些年,追随在师傅身后,我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尽管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认为工匠干的是苦活、累活,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当工匠;尽管这些年来,工匠群体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然而凡是制造业发达的国家,往往拥有大批技艺精湛的工匠,而且工匠精神深深地扎根于企业文化之中。党和国家给了我师傅这么多的荣誉,这充分说明,产业工人是国家工业经济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实体经济繁荣兴旺的基础人才保障。现在,“2025中国制造”的集结号已经吹响,我坚信,工匠群体和工匠精神,一定会再次引领时代前进的步伐。只要我踩着师傅的脚印,坚韧不拔,扎实努力,奋发图强,我的大师梦,我的中国梦就一定能够实现。  

谢谢大家。  

上一条:家国长相依 薪火永相传 下一条:大师是怎样炼成的

关闭

保山市隆阳区金山路行政小区    邮箱:bszgh@139.com
电话:0875-2210562   邮编:678000
滇ICP备12002983号-1

滇公网安备 53050202000002号